http://www.beargayguys.com

韩国n号房视频事件始末最新消息 N号房共犯之一

  近日曝光N号房共犯之一是现役军人!4月3日,据韩媒,韩国警方近日确认“N号房”一名主犯是现役军人,今天上午对该嫌犯服役中的部队进行了扣押搜查。

  据警方透露,这名网名“Ikiya”的嫌犯A某今年二十多岁,是“N号房”三名管理人员之一,曾在“N号房”散布数百个非法视频并负责“N号房”的宣传。因为A某是一名现役军人,警方在确认A某的身份后就联系了其服役的部队并在今天上午对其进行了扣押搜查。

  警方透露,A某在“N号房”主犯赵主彬被抓后依然继续登陆加密聊天软件,警方已确认A某前两天还登陆过加密聊天软件。

  据韩国《中央日报》消息,“n号房”就是通过加密软件建立的聊天室。为躲避搜查,嫌疑人提前建好多个聊天室,并不断新建、解散,因此叫做“n号房”。最早建立“n号房”的人是“Godgod”,接着出现了“Watchman”,此后又有“博士”,此人犯罪手法更加缜密,而且经常散播大尺度性剥削内容,吸引一些人的“追捧”。

  “博士”的具体犯罪手法如下:首先,以“介绍高报酬零工”的名义接近受害女性,然后以付款打钱为由索要受害人的个人信息(身份证、账户、面部照片等),当受害人不听话时,就威胁“把发生的事情告诉周围亲友”等。此外,“博士”还会对受害人进行“暗杀威胁”,并通过“拍了这个就可以拿到钱”等方式,引诱受害者拍摄更大尺度的性剥削内容。

  更为耸人听闻的是,包括“博士”在内的聊天群成员将受害人称为“奴隶”,“博士”还要求受害者用刀子在身上刻下“奴隶”或“博士”的字样,并要求受害人举起手,露出“愿意听博士的命令”等。

  3月25日,据韩媒报道,虽然警方尚未确认,但根据虚拟货币交易所留下的个人信息,“N号房”1万名收费会员中不仅有教授、人气艺人,还包括体育明星、著名创业公司CEO等有知名度的知名人士。因此,如果在以后的调查过程中公开这些人的身份,预计将引起不小的风波。

  据悉,韩国警方透露,首尔地方警察厅在逮捕赵某后,集中力量调查赵某运营的聊天群“博士房”用户们的身份。

  因为“N号房”事件中案犯们使用的聊天软件不仅可以加密而且还可以自毁消息,因此很难从聊天软件查出会员身份。因此,警方从虚拟货币的交易记录来追查聊天群会员。为此,韩国警方近日向韩国四大虚拟交易所发去协助通知。韩国四大虚拟货币交易所也表态积极协助警方对“N号房”事件的调查。

  闹得沸沸扬扬的韩国“N号房”事件主犯、网名为“博士”的赵周斌(音)25日被公开示众,成为韩国首个因性犯罪被公开示众的犯罪人员。随着“N号房”案件不断发酵,韩国媒体挖出更多关于赵周斌及其同伙的犯罪细节,令舆论震怒。有专家表示,偷拍、性虐与剥削女性近年来在韩国层出不穷,韩国政府应修订法律,重罚网络性犯罪。

  据韩联社25日报道,当天上午警方将赵周斌移交检方时,安排赵周斌站到媒体镜头前公开真容。面对记者,赵周斌表示:“向所有被我伤害的人表示衷心道歉,感谢让我停下无法自拔的恶魔人生。”但对于“是否承认散播性剥削视频”“对未成年人想说些什么”等提问,赵周斌保持沉默。

  韩国纽西斯通讯社25日注意到,赵周斌当天露面时,脖子上戴着护颈带、额头上贴有创可贴(如图)。据警方透露,赵周斌16日落网被拘押至警署后,曾试图用圆珠笔自残并且用头猛撞墙。

  另据韩国《朝鲜日报》报道,赵周斌自残后被送到医院,结果出现发烧等症状,因此接受了新冠病毒检测。由于这起“插曲”,调查赵周斌的首尔地方警察厅网络安全组所在层楼还一度被禁止出入,与他接触过的相关人员,也被隔离在单独的空间里。报道称,赵周斌最后的检测结果是阴性。

  据韩媒报道,虽然警方尚未确认,但根据虚拟货币交易所留下的个人信息,“N号房”上万名收费会员中不仅有公务员、教授、人气艺人,还包括体育明星、著名创业公司CEO等知名人士。因此,如果在以后的调查过程中公开这些人的身份,预计将引起不小风波。此外,多家韩媒25日曝光赵周斌与会员聊天记录,赵周斌自称艺人中也有不能违背自己话的“奴隶”存在,还宣传说:“有十多岁未成年艺人的视频,只要付钱进入高级房间,就可以打开视频。”从去年12月到今年1月,赵周斌在聊天中提到的艺人达十多人。赵周斌称在收费15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8600元)的房间里可以看到名人的高清视频,如果有会员怀疑视频的真实性,赵周斌就会上传艺人的身份证号码和地址等个人信息,努力获取信任。

  据韩国SBS电视台报道,赵周斌还涉嫌预谋杀害女童。报道称,疑似“N号房”会员的姜某去年请求赵周斌替自己“收拾”女性A某,为此他向赵周斌支付400万韩元费用。拿到钱后,赵周斌告诉姜某会杀死A某的女儿,并从姜某处获悉该女童所在幼儿园地址。虽然最终未实施犯罪,但警方目前以涉嫌预谋杀人罪将案件一并移交检方。韩国检方最早将于26日提审赵周斌。

  除赵周斌以外,韩国警方已发现的其他“N号房”群主还有三人,目前已抓捕了其中两人。据韩国CBS电视台报道,在“N号房”圈子里,网名为“WatchMan”(全某,38岁)的群主其实比赵周斌更有名气,他被认为是“将N号房模式做大做强的设计总监”。全某已于去年底因涉嫌在网络传播青少年色情视频而被警方逮捕。今年2月,检方在未查清全某与“N号房”事件有关联的情况下,提请法院判处他3年零6个月。“N号房”另一名群主“Kelly”(申某,32岁)也在去年11月被一审判处1年有期徒刑。“N号房”模式的创始人“GodGod”,至今仍是漏网之鱼。

  在社交软件Telegram上,有聊天房被爆出,分享大量性犯罪视频,包括强奸、当众、吃粪便,甚至包括身体残害、性侵未成年、将活体塞入体内等骇人听闻的内容。

  根据“护士”、“学生”、“教师”等标签,管理员把聊天房分为1~8号,除此之外还延伸出“高墙房”。

  在高墙房里,配合了房主要求,上传非法视频后,才会被邀请到终极的“第N号房”。

  在“N号房”里,女性毫无尊严。被称呼为“来月经的东西”、“XX狗”,在他们眼里,女性是奴隶,是荡妇,是任他们玩弄的宠物。

  2016年,韩国最臭名昭著的Soranet被取缔。第一代运营者GodGod匿名声称,要“重振Soranet”的荣光,并在Telegram上以信息分享的方式,开设了1-8号聊天室,用于分享偷拍色情内容,并鼓励群友分享。

  他假扮成警察,在社交网站上告知受害人“你的私人照片泄露到了网上”,并发送诈骗链接,要求受害者填写个人信息。

  他也假装过发布工作,给急需用钱的女生提供“高薪模特”的职位。在拍摄底线逐步升级后,他以散播隐私信息为威胁,要求对方拍摄色情图片或者视频。

  运营者会一步一步,要求她做更为过分的事:视频、在身上刻字、自称奴隶、自残等等。

  N号房的运营者抓住了未成年人心智不成熟、贫困女性急需用钱的软肋,一步步诱骗他们进入性迫害的陷阱。

  据统计,已经确认的受害女性是74名,其中包含16名儿童和青少年,最小的才11岁。

  据韩国《亚洲日报》报道,当地时间25日上午,韩国“N号房”事件嫌犯赵主彬(音译)在首尔钟路警署被警方移送至检方。这是他首次出现在公众面前,面对媒体镜头,他向所有受害者谢罪。而嫌疑人为何戴着护颈也引发舆论关注。

  据“东森新闻云”25日援引韩媒《CHANNEL A》消息,警方对此回应称,赵主彬之所以戴护颈是因为他自残,他用头撞拘留所的洗手台导致受伤,并不是因为不让他低头才戴护颈。

  另据韩国《朝鲜日报》报道,赵主彬自残后被送到医院,结果出现发烧等症状,因此接受了新冠病毒检测。由于这一起“插曲”,调查他的首尔地方警厅网络安全组所在层楼还一度被禁止出入,与他接触过的相关人员,也被隔离在单独的空间里。报道称,赵主彬最后的检测结果是阴性。

  今天(25日)早上,赵主彬一开始面对媒体时态度相当“淡然”,仅表示“向JTBC电视台台长孙石熙、光州市长尹壮铉等因自己受害的人谢罪,对制止自己无法自拔的恶魔生活表示感谢”。至于他为何会列举这些人名尚不得而知。

  面对记者的质问,“你承认散播非法影片了吗?为什么会犯下这些罪行?想对受害者说些什么?你觉得自己不会被抓到吗?未成年受害者这么多,你不觉得有愧吗?”赵主彬始终保持沉默。在他离开警署的那一刻,周围的市民怒喊“判他法定最高刑”“共犯也该处罚”。

  据悉,这是韩国首次引用《性暴力犯罪处罚等相关特例法》的规定,公开犯罪嫌疑人信息的案例。

  赵主彬现年25岁,毕业于一所大学的信息通信专业。2018年12月至今年3月,他涉嫌在加密软件上设立聊天室,并有偿分享非法拍摄的各种变态不雅视频,赚取数十亿韩元。3月19日,赵博士被警方逮捕。

  “N号房”事件曝光后,引韩国舆论震怒,截至当地时间3月24日下午3时,在青瓦台“国民请愿”平台上,超过255万网友要求公开犯罪嫌疑人信息,创下韩国历史上请愿人数之最。

  《中央日报》报道称,警方在调查“N号房”事件过程中锁定了124名嫌疑人,目前已逮捕赵主彬等18人,并把调查重点放在积极参与“N号房”经营的嫌疑人身上。但警方也表示,将根据舆论要求,把单纯在聊天室观看相关内容的人员也列为调查对象。据推测,“N号房”的用户最多可能高达26万人。

  韩国总统文在寅3月23日表示,“要把这起事件当成一起重大犯罪案件,通过彻底的调查,对加害人进行严惩。尤其是针对儿童和青少年的数字型犯罪要严惩不贷”。青瓦台核心官员称,“总统认为,这件事不仅关乎女性的问题,也是关乎韩国社会安全和基本人权的问题”。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